No 830, Jalan Teluk Bahang, 11050 Penang, Malaysia
+60 4 8888 111

蟲鳴背後

蟲,在古代意即動物的統稱。主要分為五大類,即毛蟲(有厚毛覆蓋身體的獸類)、羽蟲(有羽毛覆蓋身體的動物)、介蟲(有盔甲覆蓋身體的動物)、鱗蟲(有鱗片覆蓋身體的動物)和倮(裸)蟲(沒有厚毛覆蓋身體的動物)。

                                                                                                                  《大戴禮記·易本命》

五蟲分類

鱗蟲:蛇、蜥蜴 、蝴蝶、魚等

倮蟲: 蛙類 、蝾螈、蚯蚓、人類等

毛蟲:蜘蛛、蝙蝠、鼯等

甲蟲:蝸牛、蠍子、蝦、蟬、螃蟹、蜈蚣、烏龜等

羽蟲:鳥、雞、鴨、鴛鴦等

古人所謂的蟲子們,還有世上許多我們知道存在或不知道存在的生物們,已經在這浩瀚的大地生活了好幾億年。這些萬物皆受大地的滋養,生生不息地把自己的基因傳承下去。這些多樣性的基因,不但造就了連綿不息的物種多樣性,從中也締造了來自萬物豐富多樣化的大自然韻律。

人類最早聽到的音樂都是來自大自然的韻律,從雨珠滴落在葉片上的音律開始,到聽着周遭的蟲鳴聲響,一直到欣賞悅耳動聽的鳥鳴聲,大自然之間集風雨、流水、蟲鳴和鳥鳴所發出的各種旋律,我們統稱為大樂(yuè)。

萬物的生命活動其實都與外界環境有著緊緊相系、相吸、相惜的紐帶。這,其中也包括人類,人類也是自然界的產物,應當從自然而來,又回到自然中去。這,就是“順應自然”的本質。

萬物皆理的自然規律

蟲鳴大地欲與普羅大眾一起響應自然界的規律,把幻變無窮的大自然奇蹟,呈現於遊人眼前,重啟人們對大自然的感官觸覺。

在我們的生態系統中,從渺小的草葉昆蟲,到碩大的紅木、一望無際的沙漠,萬物都能找到自己相應的位置,以此不斷地生長繁殖、再生生不息地繁衍下去。

換句話說,意即每個物種的生長階段都必須要經歷出生、生長發育、繁殖、衰老到死亡這五個階段,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自然定律。

從種子開始,到萌芽、花蕾、綻放一直到枯萎最終重返大地,花朵也在順應着這固有的自然定律。昆蟲和世間萬物,包括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當然也不能置身度外。

身負重任的蟲鳴大使們,會極力把萬物共存的和諧哲理展現予普羅大眾,讓人從中感悟萬物皆理的自然規律。

後記:大自然教育雖然是一項任重道遠的靈魂建樹工程,不過只要能倡導社會民眾一起響應大自然教育,就能成功凝聚磅礴的力量,把大自然教育弘揚給我們的下一代,然後再繼往開來,綿延不斷地,傳承下去。

蟲鳴宗師的蟲鳴語錄

『大自然教學無法紙上談兵地在囚錮的課堂裡學得,所以我的終極夢想就是要創建一座渾然天成的大自然學習園地。』
—- 檳城蝴蝶園創辦人吳天寶先生

正式於2016年5月份竣工並對外開展的蟲鳴大地,修建期將分為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於2015至2016年,把整座檳城蝴蝶園拆掉再重新草擬過一個全新的設計圖,從原本佔地3萬平方英尺的蝴蝶園,擴建至10萬平方英尺的模擬生態展。

第二個階段的施工,則是為了要完善展內的設施而往上擴建到14萬平方英尺的工程。蟲鳴大地除了具獨特的設計外觀之外,也將會推介全馬最大的綠化牆來美化直落巴巷的大自然生態。

“草蟲鳴,阜螽躍而從之。”
《詩·召南·草蟲》

解析:“聽到草蟲的鳴叫聲,蚱蜢也隨著跳起來應和草蟲的鳴聲。”現在的後人以“蟲鳴螽躍”比喻固有的自然規律。

闊別了一年之後,曾經的檳城蝴蝶園,以“草蟲鳴,阜螽躍而從之”的意境,正式易名為“蟲鳴大地”。

蟲鳴大地,意即“普天下的萬物,都在這片蘊藏了萬物生存哲理的土地上互相呼應與交流。”

蟲鳴大地匯集了萬物之聲,有人類以語言進行人際間的交流,也存在着昆蟲花草樹木的各自通訊方式。它們彼此間相互召喚、聚集、求偶、警示或攻擊。這些,都是萬物對外交流的“蟲鳴聲”。
但是,蟲鳴大地怎麼會把蟲鳴聲稱之為萬物之聲呢?

註釋:
草蟲:是一種喜歡在草叢中鳴叫的蟲子,這種蟲子的名稱為蟈蟈(螽斯科)。
阜(fù)螽(zhōnɡ):蝗的幼虫,或指蚱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