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830, Jalan Teluk Bahang, 11050 Penang, Malaysia
+60 4 8888 111

蝴蝶效應

『巴西的蝴蝶輕拍翅膀,一個月後也許會導致美國德州捲起一場龍捲風。』

這是從1963年開始,由美國氣象學家Edward Lorenz在他的演說和論文裡闡述而來的“蝴蝶效應”。蝴蝶效應寓意了“初始條件十分微小的變化,能讓整個未來的狀態造成極其巨大的差別。”

一隻蝴蝶飛進哲學家的夢,會產生什麼蝴蝶效應?
莊周巧遇蝴蝶進入了他的夢。
所以就有了莊周夢蝶。

莊周夢裡夢見自己是一隻蝴蝶,它飛啊飛呀,就停在花上睡著了。睡著了的蝴蝶又夢見了自己變成了莊周。

醒來之後的莊周發現自己是莊周,不過他已經不是十分確定自己到底是夢中變成莊周的蝴蝶,還是夢中變成蝴蝶的莊周。

在這裡,莊周提出了一個十分富趣味的哲學問題:人如何認識真實?
如果夢足夠真實,人沒有能力知道自己是在作夢。也許有可能是一次關於“天人合一”(見注)的清醒夢。

注:《莊子‧齊物論》說:“天地與我並生,而萬物與我為一”,就是莊子所明確界定的一種“天人合一”境界。這裡的“天”就是指自然,人與天地萬物之自然合為一體,人與我、人與物的分別,都已經不存在。

一隻蝴蝶飛進了一個人類的靈魂工程師的家,會產生什麼蝴蝶效應?
吳天寶老師遇到了一隻清麗脫俗得讓人為之入迷的蝴蝶,檳城蝴蝶園就此誕生。

幾乎沒有一個純天然的蝴蝶園真實存在於世,要創建一個適合蝴蝶居住並且可以代代繁衍的環境,是需要瀝盡心血地去鑽研蝴蝶的生存條件,並去模擬一個臻於完美的蝴蝶生存環境,才能把這個“此景只能天上有”的蝴蝶翩飛仙境帶到人間來。


“園”來如此

如果當初沒有一個愛把時間都花在往深山裡鑽,而且還渾身都是膽的戀蝶狂,也許就不會有檳城蝴蝶園的存在了。這個戀蝶狂,姓吳,名天寶,本為一名手執教鞭的人類靈魂工程師。

細說當年,在一個陽光普照的美麗早晨,吳老師本著一顆行俠仗義的心,正奮力地幫忙鄰居小孩網住一隻心神恍惚的蝴蝶;在“電光火石霎那間”,也許就被蝴蝶下了咒語,從此之後就畢生與蝴蝶糾纏不清!看到什麼毛蟲都會帶回家豢養,還把採集到的蝴蝶蛹懸掛在自己睡床的蚊帳內,帶著明早一睜眼就可以親眼見證蝴蝶脫蛹而飛的美夢入眠。


玩物養志的創辦人

對蝴蝶越來越迷戀的吳老師,最後還把心一橫,與原住民稱兄道弟地一起走入深山中去追隨蝴蝶與其他昆蟲的踪跡。再經過良師益友Clive Farrell的指點之下,激起了放棄自己鐵飯碗的念頭,開始追求另類的室外大自然教育理念;經過數年的研究及籌備,最後於1986年開始以純私營化的經營方式,去創辦和經營在熱帶世界的第一座蝴蝶放飛園,取名為“檳城蝴蝶園”。

檳城蝴蝶園坐落在山林間的直落巴巷鄉村,由於接近赤道位置,不但擁有適合蝴蝶生存的熱帶“天時”氣候、適合種植蝴蝶幼蟲的“地利”土質,更匯集了不同領域的實力人才為“人和”條件。

也許曾經是個教師的緣故,也可能是吳老師誨人不倦的性格使然,在豢養、研究昆蟲及其他生物的同時,也栽培了好幾位和自己一樣熱愛生命的自學昆蟲養殖家,從中也極力推廣昆蟲方面的學術教育;這一路走來,檳城蝴蝶園都在傳遞著“萬物和諧共生共存”的訊息予普羅大眾。


檳城蝴蝶園效應

蝴蝶時而群舞、時而光彩熠熠翩飛、不停幻變的璀璨媚態,不但攝人心魄,還讓人忘懷。為了見證這個“難得幾回見”的人間仙境,許多遊人們都會帶著探幽尋蟲的心慕名而來,一睹蝴蝶群飛的迷人風姿。

經過這些年來的統計,大約有超過500萬人遊覽過這座蝴蝶園。此外,獲獎無數的檳城蝴蝶園,更被“貓途鷹”(Trip Advisor)旅遊網站評選為最佳的旅遊景點,風頭可謂一時無兩。

難得的是,檳城蝴蝶園一直不忘初衷地承載著敦本務實的核心價值,意往神馳地朝綠藝旅遊業的康莊大道上奔馳而進。

屈指一算,檳城蝴蝶園創建了整整三十年之久。吳老師對昆蟲界畢生的追求與嚮往,除了奠定了他在蝴蝶業界的地位之外,更讓他在美國世界蝴蝶展商與供應商協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tterfly Exhibitors & Suppliers(IABES)中擔任舉足輕重的副主席一職。對昆蟲熱忱絲毫未減的吳老師雖然仍是蟲鳴大地所屬母公司Butterfly House (Pg) Sdn Bhd的主席,不過開始邁入含飴弄孫人生階段的他,已經正式把這座當年自己徒手打下來的江山,交由長子吳家樑先生全權接棒,以雷厲風行的幹練衝勁,帶領整個團隊衝向另一個高峰。

一隻蝴蝶住進了一個小男孩的小小心靈,會產生什麼蝴蝶效應?
吳家樑建築師出身蝴蝶世家,今天,蟲鳴大地才會聳立眼前。

從小被蝴蝶唯美意境薰陶的吳家樑先生,原本是一位從美國學成歸來的建築師。飲水思源的吳家樑現為吳天寶老師的衣缽傳人,除了堅守父親以和諧為本的核心經營理念之外,在過去的日子以來,他一直都鍥而不捨地在增強檳城蝴蝶園的經濟基礎。


夷為平地而後生

吳家樑先生堅信,一個成功的企業一定要有強大的經濟體系,才能把大量的資源回饋給社會。為了擴大規模,檳城蝴蝶園正式於2015年的初春時節,毅然地關閉展館暫別這個綠藝旅遊業舞台之後,更把檳城蝴蝶園夷為平地,再建立了這個全新的蟲鳴大地。

蝴蝶,讓吳天寶老師轉軌創建了檳城蝴蝶園;也改寫了吳家樑建築師的事業藍圖。

換句話說,您今天看到的蟲鳴大地,其實就是因為那隻直飛進吳天寶老師心坎裡去的蝴蝶而創辦起來的。

『一個微不足道的動作,會改變人的一生。』

現在已經晉升為蟲鳴宗師的吳天寶老師,也引用了Edward Lorenz 的蝴蝶效應看待保育與教育。他堅信只要在孩子的心靈中播下一顆保育的種子,這顆優質的保育種子長成優質的保育花朵之後,就會不斷地傳播保育的理念給它所繁衍的下一代種子。這種生生不息的不間斷啟發正是一場又一場永無止盡的蝴蝶效應。


蟲鳴宗師的蟲鳴語錄

『蝴蝶輕拍翅膀的微波動會造成小氣層的小波動,這個小波動就會不停延續到慢慢引發大氣層的大波動;借用蝴蝶效應的理論,我們堅信蟲鳴大地推動保育及教育小小心靈的小氣層小波動,最後也能引發整個平衡生態環境的保育大波動。要知道,我們周遭看似微不足道的事,其實都在牽動著整個世界的生態平衡。』

                 —- 檳城蝴蝶園創辦人吳天寶先生

很多時候,我們也許會覺得自己所能做的是僅僅微乎其微的力量而已。播下一顆小小的種子,再經過悉心灌溉之下,最後的收穫可以是一顆碩大的喬樹。教育一個小小的心靈,再經過悉心的照護之下,最後的收穫可以是一群良好的公民品德及正確的生態保育概念。

這群來自各階層的未來國家小樹苗,有一些會被栽培成未來的國家決策者。也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看到第二個甚或第三、第四個帶動全民合力種樹的有愛“不丹國王”的出現,讓五蟲同沾“永續生態”的生命甘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