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830, Jalan Teluk Bahang, 11050 Penang, Malaysia
+60 4 8888 111

幕後英雄:五蟲梁山

蟲鳴大地是一座熱帶世界的 “五蟲梁山”, 這裡匯聚了各路飛天遁地的英雄好漢們, 或豪情暢聚於地底,或嘯傲高歌於林間。
細心聆聽,也許您會聽到這群無名英雄們唱遊蟲鳴在天地間。

五蟲梁山:生生不息

世道不靖的二十一世紀,芸芸眾生皆被名韁利鎖。為了逃離社會多重的煩囂滋擾,眾生紛紛湧入座落於檳島直落巴巷的蟲鳴大地。對於人類來說,蟲鳴大地是一座洗滌心靈的綠藝園地;對於人類以外的群體來說,蟲鳴大地鮮為人知的幼蟲養殖場才是蟲子們心馳神往的境地。

蟲鳴大地生態展在人前展示的是不同物種的生態條件之外,其實還有一直在背後默默耕耘、永續性地不斷提供適於五蟲生存繁衍的“幼蟲與五蟲養殖場”,我們把這些養殖場稱為“五蟲梁山”。

倮蟲幫中的人類是五蟲梁山的其中一員,比其他物種更具有能力去改變生態系原有的運作方式。人類定居的行為和對資源的開發,會造就及破壞其他生物物種的棲息地,而這些影響力和衝擊力是強大的。正所謂“水能覆舟、也能載舟”,人類既然利用了科技來傷害生態,也可以利用科技來改善大地的生態。人類獨具的聰明才智正是改善生態的最好資源。

這座由人類發起的傲骨梁山,便是由一群肩負了“以生命影響生命”的蟲鳴大使們去呼籲更多的人類去認識生命的本質,尊重其他物種的生命及權益,讓萬物在這片大地皆有永續生存的機會。


五蟲梁山:萬物歸一

正所謂:『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見注)

這世上,每一隻動物、每一朵花、每一片樹葉都在遵循著“道”的定律而行。所謂“道法自然”,道,就是自然。

試想想,每一朵努力綻放著自己生命的小花朵、毅力超強每日都在尋找花蜜的小蜜蜂、果敢邁向蛻變之路的蝴蝶幼蟲、在媽媽肚子裡日益健壯成長的小小人類胚胎等;這些形態各異的每一個物種,都在牠們各自的生命崗位上,認真的活著,然後努力地繁衍下一代。不過,由於“眾生皆有命,眾生皆有數。” 不是每一個生命都能順利完成繁衍下一代的使命。

注:道生出一(氣),一生出二(陰和陽),三(陰陽二氣互動平衡而成的“和氣”,陰陽和合而萬物生)生成萬物。萬物都背負著陰,抱著陽,陰陽二氣相反相成,相互對沖,達到平衡和諧。“沖”,指相互沖擊和對沖。“和”,指相反而平衡。

“和”,是大道運行的法則。宇宙動態和諧的秩序,建立在“和”之上。“和”,就意味著相反力量的平衡,意即:你不能消滅我,我不能消滅你,對立雙方的力量相反相成,消長變化,動態平衡。宇宙的秩序,就是兩種相反力量互動平衡的秩序。


五蟲梁山: 尊重生命

『誰道群生性命微,一般骨肉一般皮。 

    勸君莫打枝頭鳥,子在巢中望母歸。』

 白居易《鳥》

释意:

谁说这群小鸟儿的生命微不足道?宇宙万物都有血有肉的皮,是一样的生命,没有孰轻孰重的道理。我劝你们不要打枝头上的鸟儿,幼鸟还在巢中等待母亲的归来。

很多的生命在還沒長成之前,就要面對被夭折的處境。其實,大自然一花一木,都有生命,一山一水,都有生機。萬物都有生命,身為父母者,如果放縱幼兒,從小就讓孩子任意殘害或摧殘蜻蜓、蝴蝶、小魚、小蝦的生命。從小就讓沒培養小孩愛惜生命、尊重生命的價值觀,將來小孩也許會走向殘殺人命或隨意蹂躪自己或別人生命的不歸路。

道教經典《太上感應篇》說:“慈心於物”,“物”就是眾生。對待一切萬物都要有愛心,不可以傷害牠。又云:“昆蟲草木,猶不可傷。” 連地上的小蟲螞蟻,及樹木花草都不可以去傷害。

古人說,人類為五蟲中的“倮蟲之長”。身為倮蟲之長,倮蟲是萬物之聲中最舉足輕重的一把聲音。對於生態平衡的提倡、教育與傳播,是最有決定性的五蟲一員。換句話說,人類可以主宰生態的狀況。

我們是自然界中的其中一份子,我們也是其中一把來自自然界的聲音。這把聲音,是一把尊重萬物生命的聲音。

生命與環境是不可分割的共存體,生命缺少了平衡的生態是無法讓生命得以傳承下去。

因此,五蟲梁山倮蟲幫的人類,正向五蟲梁山以外的人類發出浩浩的大音。這浩浩的大音,是蟲鳴大使們不間斷對外傳達的“共享生態平衡之聲”。

倮蟲們(人類)要知道,生命得之不易,要懂得珍惜生命、尊重生命,才能使生命得以完美延續。


五蟲梁山:蝴蝶產房

“五蟲梁山”種植了繁多的蝴蝶幼蟲,也提供了臻於完善的防禦措施來避免天敵的襲擊,在種種的湊合與機緣之下,蝴蝶從毛蟲到成功羽化成蝶的每個階段能達到高達百分之八十的存活率。

在五蟲梁山以外的世界,蝴蝶從毛蟲到成功羽化成蝶的過程,需要面對天敵與環境污染等不同程度的威脅及逼害而導致它們只有不到百分之十的存活率。

自1986年開始,直落巴巷就創建了第一座熱帶世界蝴蝶園。在此之前,檳城蝴蝶園一直都在直落巴巷一帶不間歇地開發地皮來種植適於毛蟲棲息啃食的幼蟲養殖場。

檳城蝴蝶園幼蟲養殖場,彷彿就是一座渾然天成蝴蝶生態系統。這個生態系統包括了讓蝴蝶活躍奔放的熱帶天氣、對蝴蝶存有無限熱愛及隨時歡迎蝴蝶到來產卵的友善人類、有人類用心栽植的蝴蝶幼蟲主食的各類植物(食草),還有盡力以天然方法驅趕幼蟲天敵的寄生蟲和相生相剋的微生物及天時地利人和相互交織的一個大自然生態。

時光荏苒,這些喜於鑽研蝴蝶生態的人類已經漸漸把目光放諸於其他昆蟲身上。他們的觀察及養殖對象已經開始延伸到巨型犀牛甲蟲、人面蟲、竹節蟲、葉脩、蜻蜓、螢火蟲還有其他的小爬蟲甚或人類唯恐避之不及的蟑螂還有蛆的身上去。

檳城蝴蝶園從創立的第一個蝴蝶幼蟲養殖場,到今天由蟲鳴大地接管超過十個幼蟲養殖場,這些養殖場除了蝴蝶之外,已經延伸到其他幼蟲的幼蟲養殖場。這一片又一片的養殖場,藴育著我們肉眼見得到或見不到的美麗生物。

這些美麗的生物結合在一個環境中,造就了一個唇齒相依的大自然生態;而這個大自然生態是否健全,也決定了五蟲存亡的未知定數。